近日來,浙江等地試行的公務員聘任製成為公眾關心的話題。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和益派咨詢對2283人進行的一項在線調查結果顯示,66.9%受訪者表示若有機會願意報名聘任制公務員。但71.2%的受訪者擔心,若缺乏嚴格考核淘汰機制,聘任制公務員可能淪為“鐵飯碗”。
  浙江聘任制公務員30萬到60萬元不等的年薪,56.0%受訪者認為“太高了”
  受訪者怎麼看浙江首批聘任制公務員30萬到60萬元不等的年薪?調查顯示,33.7%的受訪者認為“能者多得,很正常”,56.0%的受訪者認為“太高了”,10.3%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說”。
  去年通過國考,在深圳成為一名5年制聘任制公務員的柳華(應採訪對象要求化名——編者註)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報考這個崗位時其實並不太瞭解聘任制和委任制的區別,直到通過考試簽約後,才知道自己是聘任制公務員,也是那時才發現自己的職務是警察。
  雖然是簽5年勞動合同的聘任制公務員,但柳華並不怎麼擔心自己有一天會丟掉這個飯碗。她解釋,自己單位平時有很多考核,如果違反了相關規定肯定會被開除。但是稍微積極點就不會被解聘,平時細心認真,沒有犯什麼錯誤,領導也不會給不及格。
  對於浙江首批聘任制公務員30萬到60萬元不等的年薪,柳華覺得實在太高,一般公務員不會有那樣的待遇。柳華表示,自己對公務員改革的期待就是漲工資,因為基層公務員工資一點都不多,但該有的負擔一樣都沒少。
  和柳華的看法不同,目前在江西南昌某事業單位工作的程婷覺得,聘請專業技術含金量很高的專業人才,花30萬到60萬元不等的年薪不算太高。在她看來,聘任制公務員是個好東西,因為這給當下公務員體制引入了一定的競爭機制,有利於公務員隊伍的建設。
  為了工作安穩,程婷目前正在複習報考自己家所在地的公務員。她向記者表示,如果當地政府招聘聘任制公務員,她非常願意報考。“我知道肯定會很不容易,但我非常願意為此奮鬥一下。”
  調查顯示,對於聘任制公務員,50.6%的受訪者認為應該在全國範圍內普及,66.9%受訪者表示如果有機會願意報考。
  北京某IT公司員工趙嘉木,大學畢業後考到某中央直屬機關單位當公務員。做了沒多久,他覺得自己不適合機關生活,便辭職投身IT行業。當被記者問起辭掉中央機關公務員的原因,趙嘉木表示,當公務員主要有兩大問題:一是待遇一刀切,乾好了也沒什麼用;二是職位終身制,乾壞了也沒有多大關係。但是在企業,完全是多勞多得,只有積極工作才能保得住工作。“對於一些政府機關那種‘多乾多錯,少乾少錯,不乾不錯’的風氣,像我這樣的許多年輕人都受不了。我前些天還接到了一個朋友的電話,向我咨詢公務員辭職的流程。”
  談起浙江聘任制公務員的高薪,趙嘉木表示,工資再高自己也不願意通過聘任制再回到體制內。“人各有志,我的興趣不在那裡,回去也安不下心。”他以IT業為例分析,因為政府機關內驅力不強,同樣是做一個網站,政務公開網站一般比較差強人意,而企業網站相對來說就好很多。
  “年輕人在某個職位上乾不下去,根子上無外乎兩種原因:一是沒有職位上的未來;二是不會提高本身的技能。對於我曾經做過的公務員崗位,除了得過且過,我看不到任何積極的東西。這樣的職位我為什麼還要去?”趙嘉木說。
  公務員聘任制:提高工作效率還是增加腐敗機會?
  調查發現,對於聘任制公務員,公眾呈現兩種比較對立的看法。
  調查中,56.0%的受訪者認為公務員聘任制有助於吸收更多專業性人才;50.6%的受訪者認為有利於提高辦事效率,降低行政成本;46.0%的受訪者認為這是公務員分類改革的方向。
  但同時,71.2%的受訪者擔心,若缺乏嚴格考核淘汰機制,聘任制公務員可能淪為“鐵飯碗”;57.1%的受訪者擔心由於聘任制公務員不是統一招考,容易留下腐敗空間;46.8%的受訪者擔心考核容易走過場;38.4%的受訪者擔心變相拉高了公務員待遇;29.9%的受訪者擔心其會在公務員隊伍內部製造新的不公。
  與公眾對聘任制公務員的看法相似,專家在這一問題上的看法也不盡相同
  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公務員管理研究室張敏博士認為,把聘任製作為公務員任用的一種形式,可以拓寬選人、用人渠道,吸收多樣化的優秀人才,改善公務員隊伍結構,增進機關與社會人才的交流,進一步體現公開、平等、競爭、擇優的原則,有利於提高公務員隊伍的整體素質,增強機關的活力。
  對於聘任制公務員的高薪,張敏解釋,所謂的高薪體現的是專業性人才的市場價值。高年薪的背後,其實是市場機制的引入,在用人上開放靈活,對人員的競爭激勵性更強,有利於提高工作效率。
  “總的來說,聘任制的推行,強化了公務員管理中的權責關係,其最重要的意義就在於以市場機制吸引人才,以合同管理增強約束性和透明度,規範行政權力,提高政府工作效能。” 張敏說。
  “我不贊成搞所謂的公務員聘任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的反對態度非常明確。他擔心,《公務員法》規定公務員凡進必考,如果搞聘任制,就等於開了個口子。比如說深圳,聘任公務員到期後沒有一個被辭退,只進不出,這裡面肯定是有問題的。而且,在我國現有的招聘體制下,公務員聘任制很容易出現腐敗,特別是一些有權有勢的人的孩子考不上公務員,可能就會在聘任制這條路上動歪腦筋。“過去‘蘿蔔招聘’現象屢禁不止,就是因為某些單位領導和相關部門權力過大。現在讓他們繞過凡進必考這個剛性原則,當然很容易出現問題。”
  竹立家進一步解釋,想要通過公務員聘任制來打破“鐵飯碗”,激發公務員隊伍的活力,不但實際上行不通,反而有可能產生更壞的後果。因為只要公務員的組織管理、運行機制、激勵機制、文化氛圍不改變,這些聘任制公務員進入到公務員隊伍後還是一樣會被同化。而且考任制公務員畢竟占大多數,極個別的聘任制公務員不但不能盤活整個公務員系統,反而有可能打擊考任制公務員的積極性。
  “公務員改革的關鍵還是在於機制改革。要在組織機構內部理順管理機制、晉升機制、激勵機制、監督機制,這樣才能真正激活公務員隊伍。”竹立家強調。
  如何完善聘任制公務員制度?調查中,受訪者首選“公開考核過程”(79.8%),其次是“細化考核標準”(72.1%),排在第三位的是“確保招錄公開透明”(71.1%)。其他還有:“明確問責制”(68.1%)、“嚴格管理薪酬”(66.9%)、“建立固定比例淘汰機制”(56.6%)等。  (原標題:79.8%受訪者主張聘任制公務員考核過程必須公開)
創作者介紹

天花板漏水

pz59pzfn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