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預防癌症食品中仁自殺背後的中鐵困局
  本報記者 陳租辦公室姿羊 發自北京
  白中仁死了。
  1月4日,新年伊始後的第一個周末,上午才從辦公室加班回來的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用貸款中國中鐵”)(601390)總裁、執行董事白中仁從四樓的家中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54歲的生命。一時間輿論塵囂四起,將負責鐵路建設的中國中鐵推向了風口浪尖之處。
  白中仁的死因是引爆輿論的焦點所在。據家屬透露,白中仁近期患上了抑鬱症,而外界紛紛揣測是因“公司負債高、個人壓力增大”所致。不過,這一說法遭到了中國中鐵的否認,事發三天后,中國中鐵發佈公告稱“目前公司債務狀馬爾地夫況正常的,風險屬可控”。
  但不容迴避的是,居高不下的高負債率和應收賬款已經成為壓在這個特大型企業肩上的兩座沉重大山。根據中國中鐵財報顯示,截至2013年9月30日,公司資產負債率為84.84%,中國中鐵應收賬款則高達1149.31億元,遠高於與中國鐵路相關的其他上市公司中古萬利多的應收賬款數額。
  事實上,隨著鐵道部前部長劉志軍導演的“高鐵大躍進”落幕,對於業務高度依賴鐵路市場的中國中鐵,其經營問題也正日漸凸顯。同時,時代周報記者也註意到,因為現金流緊張,2013年末中國中鐵旗下多家基建子公司均上演了建築工程討薪事件。
  業務高度依賴鐵路市場的中國中鐵,其經營問題也在逐漸凸顯。倒逼之下,“多元化”成為中國中鐵擺脫困境的重要籌碼,房地產開發和金融業務隨之被相繼提上議程。不過,被寄予厚望的房地產業務並沒有為中國中鐵帶來豐厚利益,最初所定下的目標亦遲遲未能實現。
  逝者已逝,但這艘鋼鐵巨輪依然要負重前行。對於臨危受命暫代總裁職位的現任董事長李代進而言,中國中鐵這艘巨輪將駛向何方,如何避開前行道路上的暗礁惡浪,或許是他現在就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總裁之死
  若無意外發生,23天之後便是白中仁兩年任期屆滿之日。
  “他之前在B座辦公,最後一次看到他是在一個多星期前了,挺可惜的,工作確實很認真負責。”一中國中鐵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說平時經常與白中仁在公司碰到,並沒發現什麼異樣。
  位於北京市海澱區復興路69號的中國中鐵總部並沒有因為總裁的突然離世而發生異常,除了消息流出後公司股價的大幅跳水外,其他工作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現在網上關於這件事的消息很多,我們內部倒沒太多討論。到底是什麼原因也都說不准,畢竟是私事。”另一中國中鐵內部工作人員表示。
  1月11日,在中國中鐵官方網站上,白中仁的相關照片被悄然撤下。這位早逝的總裁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定格在了2013年12月31日,當天白中仁及中國中鐵副總裁戴和根一行在廣西南寧會見了當地市委書記餘遠輝,彼時白中仁還表示,中國中鐵希望能抓住南寧的發展機遇,繼續在市政工程、軌道交通、基礎設施等領域,與南寧市展開合作。
  梳理白中仁的工作履歷,其事業軌跡一直都與“鐵路”緊密相連。1983年從蘭州鐵道學院畢業後,白中仁被分配到了鐵道部第一勘測設計院,在此工作了十餘年,其間完成了從見習生到高級工程師的快速成長。1995年,白中仁由技術工作正式轉向官職,升任中鐵一局副局長、中鐵一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董事。
  此後,白中仁的仕途便一帆風順,先後擔任中國中鐵大股東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副總經理、總經濟師,中鐵建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務,並於2007 年 9 月進入中國中鐵,三年後被任命為公司執行董事、總裁、黨委副書記直至意外去世。
  細數2013年白中仁的行程,“忙碌”是這位被員工稱贊“認真負責”的領導的主要狀態。他連續多次前往蘭州、南寧、福州、成都等地參加項目調研和洽談合作,還曾在4月份遠赴非洲剛果(金),為中國中鐵旗下的中鐵資源綠紗公司投產儀式剪彩。而就在9月10日,白中仁還被中國施工企業管理協會組織評選為“全國優秀施工企業家”。
  “我們聽了都非常意外,他本來可以走得更遠。”上述中國中鐵內部人士感嘆道,他說白中仁在集團內部評價不錯,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月底兩年任期滿他還會連任的。
  負債率居高不下
  雖然外界所傾向的“高負債致死”這一說法過於武斷,但隨著“後高鐵時代”到來,鐵路投資減速引發的多米諾效應,讓中國中鐵從資金到生產經營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困局。
  根據中國中鐵財報顯示,截至2013年9月30日,公司資產總額為6265.57億元,負債總額為5315.97億元,資產負債率為84.84%,高於2012年83.92%的負債率和2011年82.64%的負債率。
  而作為中國中鐵的最大客戶,被稱為“中國第一央企”的中國鐵路總公司同樣也背負上了巨額的債務。根據鐵路總公司發佈2013年三季度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9月底,中國鐵路總公司總資產4.84萬億元,負債3.06萬億元,資產負債率上升63%。
  “公司的負債水平跟同行業公司相比差不多,處在可以控制的階段。”對於以上問題,中國中鐵董秘辦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解釋。而中國中鐵旗下中鐵九局的一員工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是整個鐵路基建板塊普遍現象,不光中鐵一家。前幾年公司投融資項目比較多,可能也是導致目前高負債的原因之一。”
  負債率遲遲不見下降的另一邊,是中國中鐵的應收賬款居高不下。截至2013年9月30日,中國中鐵應收賬款達1149.31億元,而同樣依賴於鐵路總公司開展主營業務的其他三家上市公司,即中國鐵建、中國南車和中國北車,其2013年第三季度應收賬款則分別為710億元、313億元和325億元,遠低於中國中鐵的巨額應收賬款。
  “應收款不到賬,加上高負債,就導致中國中鐵的現金流很差。”北京交通大學經管學院教授趙堅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道。他表示,中國中鐵的負債率並不算高,因為大規模建設需要投資,負債肯定增加。但關鍵是,投資後能否創造效益。
  時代周報記者註意到,2013年末中國中鐵旗下的中鐵六局、中鐵八局、中鐵十局等多家子公司均上演了建築工程討薪事件,而在新浪微博等多個社交平臺也不乏相關討薪、追工程款的內容出現。
  中國中鐵的財報數據也驗證了趙堅的這一說法,截至2013年9月底,中國中鐵的經營性現金流凈額為-22.1億元,而2009年-2012年,其經營性現金流凈額分別是188.6億元、9.6億元、-134.8億元和-41.9億元。為何2011年之後,中國中鐵如此“缺錢”?
  2011年受益於國家四萬億投資,鐵路行業一路高歌猛進,但事實上,不少項目開工後卻缺乏後續資金投入。據媒體報道,當時全國有50多個在建項目處於停緩建狀態。不僅如此,同年“7·23”動車事故發生後,中國中鐵於2010年啟動擬募資約62億元的定增計劃也宣佈放棄,“資金難”成為中國中鐵繞不開的一個話題。
  時代周報記者統計發現,2013年中國中鐵在建和新增各類投資項目約 880 億元,扣除部分存量運營資金和在建投資項目回款,全年預計新增資金投入約 350 億元。這些項目幾乎都需要通過貸款來獲得足夠的資金,中國中鐵也在2012年年報中表示“為保障公司業務和投資項目的持續健康穩定開展,公司將採取多種措施籌集資金”。
  對此,李長進曾對媒體坦露,2013年是“非常痛苦的時期”,公司現金流或會錄得負數,但到了2015年公司現金流會大幅上升,亦無需借債。
  房地產業務進展緩慢
  事實上,當前幾年國內基礎設施建設大規模投入的盛宴過去之後,中國中鐵就已經意識到高度依賴鐵路市場對企業經營產生的影響。根據中國中鐵2012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收4839.9億元,其中基建業務營收達3900.3億元,在這當中鐵路建設營收便占據了約1703億元。
  “多元化”成為了中國中鐵年報中多次提及的關鍵字,其稱“堅持基建板塊傳統核心業務,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努力推動相關多元化發展。”,而李長進也曾在公司內部會議上表示,目前公司產業結構和經營結構過於單一,資源配置不合理,多元化經營能力不足,短期內很難適應新的形勢變化。
  據瞭解,除了占據大頭的基建建設,勘察設計與咨詢服務、工程設備和零部件製造、房地產開發以及金融等其他業務也成為中國中鐵的主營業務。而房地產業務則是中國中鐵多元化進程中的第一個大動作。
  2007年,中國中鐵房地產業務發展整合戰略規劃被正式提出。當時中國中鐵樂觀預測,公司房地產業務板塊收入將在 2011年達到 225億元,投資額達到 244億元,土地儲備量達到 845萬平方米,進入全國房地產企業前 10名。之後,再用 5年時間,即到 2016年時,房地產業務做到全國前 5 名。
  隨後,中鐵置業集團有限公司也應運而生,並以此為核心企業,整合旗下房地產業務。據瞭解,目前中國中鐵的房地產業務主要是兩條主線:一方面是中鐵置業以招拍掛形式在全國拿地佈局;另一方面,中國中鐵部分子公司下屬的房地產公司仍然在全國各地拓展房地產業務。
  但7年前定下的目標並未實現,根據中國中鐵2012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房地產業務實現營收197.02億元,同比增長16.21 %。
  “中國中鐵旗下子公司、分公司太多,這些公司早年大多都涉足過房地產業務,整合進展就不是那麼容易,這給公司房地產業務統一拿地、開發、管理和銷售都造成了一定困難。”搜房網一行業分析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而相對於高調的房地產業務,在金融領域上中國中鐵則要順風順水得多。時代周報記者發現,中鐵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已成為中國中鐵控股子公司中的“生力軍”,在2012年中鐵信托實現凈利潤8.14億元,僅次於中鐵置業集團有限公司的9.91億元,比中國中鐵基建建設板塊下“最賺錢”的中鐵二局集團有限公司的凈利潤高出近2億元。
  據瞭解,2005年中國中鐵就入股中鐵信托,截至2013年9月,中鐵信托新增信托理財產品271個,新增管理信托資產達到991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84%。
  資源整合之議
  作為世界企業500強中排名第102位、世界品牌500強中排名第417位的特大型企業集團,中國中鐵是中國國務院國資委管理的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經營業務的運營主體,其旗下擁有49家主要子公司、參股子公司,擁有職工總數為28.78萬人。
  由於子公司眾多而且存在重疊業務,所以彼此之間難免存在競爭關係。
  “中鐵一局到十局主要都是做基建工程承包,業務、地域什麼的沒有明確的劃分,都是同等競標。但像中鐵一局、二局這種歷史比較久的,它們的綜合實力會強很多。我們局稍微差點。”上述中鐵九局的員工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說,在他們內部看來中鐵旗下這麼多子公司里,中鐵二局集團有限公司的實力最強。
  早在上市之前,有關利益紛爭的各種傳聞頻出。其中最讓人註目的是,中鐵二局股份有限公司早於中國中鐵六年便在上交所掛牌交易,是中國鐵路建設系統第一家上市公司。而在2007年11月,中國中鐵鐵A股IPO 過會時,有媒體報道稱中國中鐵將會整合旗下資源,“中鐵二局或將剝離基建業務以避免同業競爭,中國中鐵可能通過換股合併中鐵二局,集團可能還會考慮向中鐵二局註入部分房地產業務”。當時這一說法遭到雙方否認,最終各種猜測隨著中國中鐵整合上市成功而塵埃落定。
  行業跨度大,中間管理部分管理層次多且雜亂,這很大程度緣於中國中鐵上市前遺留的歷史問題,為了滾動式前進,中國中鐵對於旗下資源的整合一直緊鑼密鼓地進行著。2010年10月,中國中鐵將7個工程局所述的9個三級公司整建制剝離,分別併入中鐵港航局、中國航空港和新組建的中鐵上海工程局,以此來清晰企業構架。
  2011年,白中仁也多次在內部會議上強調,要全力以赴推進資源板塊境外上市工作。
  除了針對上市公司進行重組外,中國中鐵對非上市資產的整合也一直在進行中。據瞭解,為了統一管理非上市資產,中鐵總公司專門成立了宏達資產管理中心,代表總公司對劃入的單位和資產進行管理,對總公司非上市的國有資產效益負責,以此來減少中國中鐵旗下無效資產和低效資產存量。
  儘管多管齊下,卻也難掩今日的各種問題。
  中國中鐵,路在何方?
  鏈接:

  高層之死與企業之病
  陳姿羊
  央視名嘴崔永元受抑鬱症折磨時曾說過這麼一句話:“抑鬱症離我很近,近得像親兄弟。”
  2014年1月4日,中國中鐵總裁、執行董事白中仁從自己家中跳樓身亡,原因也是受抑鬱症困擾。時代周報記者瞭解到,近些年上市公司自殺的高管並不在少數:華光股份總經理賀旭亮,萬昌科技董事長高慶昌,九芝堂集團董事、涌金系掌門人魏東,*ST金花副董事長徐凱等等,他們大多都選擇跳樓這一慘烈的方式結束生命,而且死因均被猜測與公司事務相關。
  為何這些高管心裡健康都“亮起了紅燈”?高壓職業是否抑鬱多發?事實不盡然,在採訪中,有大學心理學教授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抑鬱症沒有行業特點也沒有特定人群。在發達國家,一些高強度工作的企業,會為員工定期安排心理疏導,而員工的心理問題顯然並未在國內引起重視。
  無論如何,為死者諱,死因不必再深究。但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中國中鐵高達84.8%的資產負債率和1149.31億元的巨額應收賬款,也不得不引起讓我們重視。雖然中國中鐵一再強調“風險可控”,但消息爆出後公司股價的大幅跳水,也印證了市場對公司高負債的強烈擔憂。
  儘管多位業內人士都表示,高負債是基建行業的行業特性,但高負債帶來的債務壓力和應收賬款高企所導致的現金流緊張,也的確讓中國中鐵負重難行。所以,對於這個世界企業500強中排名第102位的特大型企業,在遭遇總裁去世之痛後,我們有理由、也有權利期待更要要求它自省並走出頹勢。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天花板漏水

pz59pzfn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